第1486章 顏如煜篇 他不就是鬼麼?

顏如煜隻覺得眉心突突跳瞭兩下。

能不能來個人,把這個小屁孩趕出去?

顧溫陽捏著兩枚折疊成三角形的符紙,一枚放進自己的口袋裡,另一枚則放在顏如煜的掌心裡,認真的叮囑道:

“這是我向H市很有名的一位先生求的,它能夠驅鬼、辟邪、保平安,非常靈驗的,你帶在身上,以後就不會發生靈異事件瞭。”

顏如煜聽瞭,忽然有些想笑。

驅鬼?

他看著掌心那指甲蓋一般大小的明黃色符紙,倍覺好笑。

他不就是鬼麼?

扣扣——

此時,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

顏如煜合上掌心,隨手將符紙放進衣服的口袋裡,顧溫陽提步走去開門。

“顧少?!”

門外,顏華見到開門的人,愣瞭一下。

徐亞美也是愣住,今天是星期二,這顧傢的大少爺不在學校裡,竟然跑到醫院裡來瞭?她可從未聽說過顧傢的這位少爺對哪個女人上心過。

顏如歌眼底飛快的滑過一抹嫉妒與冷意。

昨晚,顧溫陽連夜送顏如煜來醫院,難道還在醫院裡守瞭一整夜?!

顧溫陽站開兩步,揚起一抹溫和的笑容,說道:

“伯父伯母好,我是顏如煜的同學,來看望她的。”

顏華會意,連連點頭,抬手邀請著顧溫陽:“顧少真是有心瞭,來,快請坐!”

“不用管我,我很隨意的,你們快去看看顏如煜吧。”

顏華見顧溫陽態度和藹,性子平易近人,並不像傳說中那樣邪肆乖戾的擺架子,暗暗松瞭一口氣,也趕忙走到病床前,關心著顏如煜的身體情況。

“煜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顏如煜一夜未歸,他擔心瞭一整晚,直到今早接到醫院的電話,這才顧不得去公司,火急火燎的趕瞭過來。

顏如煜忽然抬頭看向顧溫陽。

顧溫陽愣瞭一下,像是瞬間明白顏如煜的意思似的,走上前幾步,開口說道:

“伯父,是這樣的……顏如煜同學她昨晚……不小心暈倒瞭,我將她送來醫院,醫生說她身體太虛弱瞭,又貧血,所以住院掛水、觀察瞭一晚,我昨晚忘記打電話通知你們瞭,真是抱歉。”

“顧少這話言重瞭!”

顏華哪裡受得住顧少的道歉?

一旁,徐亞美語氣溫和的說道:

“說起來,我們應該感謝顧少才是,多謝你送煜兒來醫院。”

顏如歌站在邊上,微垂著目光,沒有說話。

顏如煜昨晚暈倒的事,她是知道的,但是昨晚回傢後,並沒有告訴顏華。

本想扔著顏如煜不管的,哪知道,顧溫陽竟然突然像是變瞭個人似的,守瞭顏如煜一整夜……

這個賤人是什麼時候勾搭上顧溫陽的?

顏如歌憤惱的想著這件事,握緊瞭垂在身側的雙手,暗暗腹誹低罵著……

顧溫陽道瞭幾句不用客氣的話,徐亞美和顏華連連感激,然後又各種關心顏如煜。

顏如煜對顏華的態度自是和善良好,可是當看見徐亞美表面慈祥,眼底虛偽時,皺起眉頭,心生不喜。

一個顧溫陽已經夠讓他糟心瞭,再來一個徐亞美、一個顏如歌,他一整天的好心情都快沒有瞭。

幾分鐘後。

他見一傢人話說的差不多時,便故作疲憊的打瞭個呵欠。

顏華見瞭,沒有再過多打擾,道瞭幾句叮囑和關心的話,便帶著妻女,和顧溫陽一起離開瞭。

顏如煜六根清凈,難得輕松,被子一拉躺在床榻上,心中默念著內功心法,暗暗修習起來……

……

思雅學院。

顧溫陽和顏如歌一起回到學校,兩人一路無話,抵達學校後,走向各自的教室。

校園裡,不少同學看見兩人,更加激烈的議論起昨晚的事情:

“你們真的是沒看見,那麼高的距離,那麼危險的時候,賽車重重的砸瞭下去,等灰塵散去後,卻隻見車內安然無恙的走下來兩個人……”

“這是真的!真的!這不是拍電影!你昨晚不去看,真是太遺憾瞭……”

“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這簡直太詭異瞭,牛頓要是知道瞭,一定會氣的從棺材裡爬出來。”

“就是就是,我猜,這件事一定有鬼……”

有人懷疑,有人揣測,有人看戲,大傢心思各異,你一言,我一句,說的議論紛紛,喧嘩嘈雜至極。

經過昨晚一事,整個學校對顏如煜的看法都翻瞭新篇。

顏如歌聽著大傢的議論,沉著一張臉色,格外的難看。

另一邊。

顧溫陽回到自己的教室時,老師正在叫臺上講課,看見從後門走進來的少年,頓瞭頓,沒有說什麼,就像沒看見一樣繼續說自己的。

少年走到最後一排、角落的位置坐下。

邊上,另一個少年趕忙靠瞭過來,兩個眼睛裡冒著精光:

“喂,我說你真的翹課去醫院看顏如煜瞭?你的腦子該不會是被門夾瞭吧?”

顧溫陽濃眉頓蹙,眼中即刻湧出不悅之意。

還未發作,楊林已經趕忙舉手投降:

“對不起!我錯瞭!我不敢質疑校草大人的行為,揣測校草大人的舉止!”

顧溫陽:“……”

沒好氣的瞥瞭他一眼,沒有說話,從抽屜裡隨意的摸出一本書,翻開一頁。

不一會兒。

楊林探瞭個腦袋過去,打量著顧溫陽那張冷酷的側臉,狐疑的瞧著,問道:

“哎,我說,你什麼時候對我這麼上心過?”

跟著傢夥坐瞭三年的同桌,連水都沒有給他買過一瓶,可是昨晚呢,丟下瞭他一個人,二話不說,就抱著顏如煜離開。

重色輕友!

不過,話說回來,這幾年來,顧溫陽對女人的態度就像是對待衣服一樣,從來都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什麼時候見過他對女人這麼上心過?

“你該不會是……看上顏如煜瞭?”

顧溫陽的眼皮猛然跳瞭一下。

他合上書本,臉色拉瞭下來,瞬間不悅:“瞎說什麼!”

“哎,得得得,我不說瞭不說瞭!我聽課!”

楊林見他不高興的樣子,趕忙拿起一本書,擋住自己的腦袋,假裝什麼都沒聽到、都沒看見的樣子。

顧溫陽不滿的掃瞭他一眼,暗哼一聲,沒心思上課瞭,幹脆直接趴在桌上,睡覺。

剛一閉眼,腦中便響起瞭某道聲音:

——你該不會是看上她瞭?

——你看上顏如煜瞭?

顧溫陽被這道聲音突兀的嚇瞭一跳,他……他怎麼可能會看上顏如煜那個蠢女人?!

皇叔:別亂來!荔枝app污版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