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峽谷隻是一個開端,在接下來的幾天,安格爾跟著萊茵與桑德斯去瞭好幾個元素領地。

安格爾去的時候,幾乎沒有需要他開口的地方。

哪怕是安格爾提出來的三部曲建設,萊茵閣下也能在極短時間裡以此為基礎更加完善,比安格爾那隻有理想骨架而沒有現實血肉的空想,要更加符合潮汐界的情況,也更加的貼近野蠻洞窟的利益。

可以說,萊茵在短短數天之內,就掌握瞭所有的主動權與話事權,而且有“魔女的告解”輔助,深得一部分元素君主的信賴。從這也可以看出,無論是實力還是格局,安格爾與萊茵相差不止一星半點。

萊茵能包辦近乎所有事,而安格爾的作用,便真如桑德斯所說的那般:你就是去一趟。

哪怕是當一個花瓶立牌,隻要安格爾在,說不定就能發揮出那縹緲無蹤的天授之權功效。

當瞭數天的工具人,安格爾一開始還有些別扭,但後來倒是越當越熟稔,反正也不用他做什麼建設,隻要人在,也無所謂心猿鼓噪、思維開車。

就這樣,安格爾一邊東奔西走,還有很多的餘力去進行思維沉淀,完善從馮先生那裡得到的信息。

一周之後,眾人從源電山回到瞭青之森域。

源電山是一個電系領地,已經距離青之森域相當遙遠的距離瞭,不過因為下一站他們打算去馬臘亞冰山,所以還是準備回青之森域一趟,和奈美翠一起去看它那多年未見的老友。

從青之森域出來的時候,他們不僅帶上瞭奈美翠,還將青之森域的茂葉格魯特與智者,全都接上瞭。

距離火之地域的聚會已經快到瞭,索性一同離開。

原本茂葉格魯特作為一域之主,為瞭庇護青之森域的草木精靈,是不打算離開青之森域的,但現在有瞭帕力山亞,卻是能暫代它的位置,在短時間內庇護好自然之靈。

而且,這一次的火之地域相聚,商議的將是未來潮汐界的格局,茂葉格魯特也不想缺席。所以,也跟瞭上來。

不過就算一同出行,他們也不可能一直一起,在柔波海岸的時候,便因為路徑不一樣而分道揚鑣。

安格爾與萊茵、桑德斯、奈美翠深入瞭柔波海,去往馬臘亞冰山。茂葉格魯特等人,則通過茫茫的綠原從陸路趕往火之地域。

……

夢之曠野,初心城。

在安格爾隨著萊茵在潮汐界奔波的時候,弗洛德卻是在為新出的孽霧忙前忙後,好不容易將前哨營地的事忙完,還沒等他休息,便發現母樹互聯器裡跳出來一道消息。

來信者是亞達。

裡面隻有一句簡短的話:德魯先生來星湖城堡瞭,他有事找少爺。

弗洛德看到這一道信息,眉頭稍微皺瞭皺,心中暗忖著:德魯怎麼會突然來星湖城堡?

德魯是涅婭的手下,也是銀鷺皇室巫師團所謂的七柱石之一,在聖塞姆城的名頭很大,但其實也就是一個普通的學徒,卡在三級學徒七十多年難有寸進,這才選擇回到瞭凡人世界。

不過德魯就算回到瞭凡人世界,也依舊保持著往昔的作風,每日都深居簡出,研究著一些奇奇怪怪的課題,顯然他還沒有徹底的放棄晉級的希望。

以德魯平日難得出行的情況來看,這一次突然出現在星湖城堡,不可能是自己的意見,應該是涅婭派過來的。

發生瞭什麼事,會讓涅婭派出德魯前來呢?

難道說,農場主的幽靈現身瞭?還是說有其他什麼事?

不管出瞭什麼事,弗洛德還是決定先去見一見德魯。

從夢之曠野退出後,弗洛德出現的地方是在地洞空間門口,亞達坐在地洞洞窟前的一個石臺上,渾身泛著幽綠微芒,百無聊賴的看著地洞深處。

亞達見弗洛德蘇醒,眼裡閃過亮彩,滿臉笑容的迎瞭過來:“蒂森少爺!”

弗洛德點點頭:“怎麼樣,今天珊妮情況沒事吧?”

弗洛德一邊說,一邊往地洞祭壇裡張望,隱約可以看到珊妮的身影在濃鬱的死氣中時隱時沒。

亞達伸出胖乎乎的手,拍著胸膛道:“蒂森少爺放心吧,有我看著,珊妮不會有事的。上一次珊妮出現墮落跡象,是在四天前,她順利的撐過去瞭;這幾天她的情況已經出現明顯的轉好,我估計很快就能清醒瞭。”

“那就好。”弗洛德心稍稍感慰,正因為有亞達的照料,以及珊妮自己情況有所轉好,他才敢進夢之曠野處理雜事。

說完珊妮的情況,弗洛德便問起瞭德魯:“德魯什麼時候來的?”

“半小時前吧。當時我肚子餓瞭,去星湖城堡吃飯,就見到瞭德魯先生從外面走進來。”亞達說到吃飯的時候,忍不住舔瞭舔嘴唇,摸著沒有絲毫鼓脹的肚子。

關於亞達吃飯之事,弗洛德也瞭解。亞達自從學會附身後,就經常會附身到星湖城堡的仆從身上,去吃東西,嘗嘗久違的活人美食。

對此,弗洛德也不阻礙。

附身雖然會導致活人的一些生氣損耗,但亞達向來善良有分寸,不會讓那些仆從受傷,頂多疲乏一會兒罷瞭,很快就能恢復。

“我知道瞭,他說他找我有什麼事嗎?”

亞達搖搖頭:“沒有說,但我看他的表情很焦急,就趕緊過來告訴少爺。”

焦急?難道涅婭那邊出事瞭?

弗洛德沉吟瞭片刻,對亞達道:“你繼續在這裡看著珊妮,我去星湖城堡看看。”

亞達乖乖的點點頭,弗洛德則身形化為瞭虛無靈體,穿過瞭層層的山壁,出現在瞭充滿伏線的荒山上。

看準瞭星湖城堡所在,弗洛德直接飛瞭過去。

在抵達星湖城堡附近時,弗洛德註意到,星湖城堡周圍的人數明顯增多瞭,全都是穿著騎士重鎧的人,還有一部分手持掃帚的皇室巫師團成員。

這些都是涅婭派來的,在山上佈下重重防線,就是為瞭保護小塞姆。涅婭的這種行為,既是在向安格爾賣好,也是補償銀鷺王族對小塞姆一脈造的業。

弗洛德記得,幾天之前,這裡隻有五個皇室巫師團成員,但現在已經增至瞭十個。這已經是銀鷺皇室巫師團最豪華的陣容瞭。

皇傢騎士團也來瞭五六隊人,在山上密密麻麻的巡邏著。

這種佈防,絕對是目前銀鷺皇室能做到的極限瞭。

就算是弗洛德到來,也引起瞭防線的警惕,兩位巫師學徒立刻騎著掃帚飛到弗洛德身邊,在確定瞭弗洛德身份後,才恭敬的鞠瞭一躬,準備離開。

“等等。”弗洛德叫道。

兩位穿著華麗巫師袍的學徒,立刻停住腳步。

“之前我來的時候,沒有見過你們。你們是最近才派來的嗎?”

“是的,我們是昨天晚上過來的。”

弗洛德指瞭指下方的皇傢騎士團:“他們也是昨天來的?”

得到肯定答復後,弗洛德:“涅婭為何突然加派瞭這麼多人過來?”

“我們接到瞭任務……”

半晌後,弗洛德告別瞭兩個學徒,飛向瞭星湖城堡。

這兩個學徒知道的也不多,和此前派來佈防的人一樣,接到的任務都是涅婭直接指派下來,讓他們過來嚴防亡靈的。

但亡靈具體的位置,以及什麼時候出現,或者說已經出現瞭……他們一概不知。

或許,隻有從德魯那裡才能得到答案。

弗洛德剛從天上降下來,便看到一個帶著金色掛鏈老花鏡,滿頭灰白發的老頭急匆匆的走瞭過來。

“蒂森先生!”他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急促。

此人,正是德魯。

弗洛德站定後,向這位活著時的曾經同僚輕輕點點頭:“我聽亞達說,你找我有事。是涅婭那邊有瞭農場主幽靈的消息?”

“是的!”德魯立刻點點頭:“農場主的幽靈已經徹底的化為瞭亡靈,昨日出現在瞭山下的林木工廠,殺死瞭十多人。”

弗洛德也知道林木工廠,就倚靠在山腳位置,靠著工人砍伐附近的林木為業。

林木工廠可以說是距離星湖城堡最近的人類建築。

農場主的幽靈出現在林木工廠,說明他已經感知到瞭小塞姆的位置。不過,他沒有貿然上來,是因為發現瞭佈防?

不過,普通的亡靈就算發現佈防,也不會在意。

難道說,這隻農場主的幽靈,也變成瞭特殊亡靈?

在弗洛德暗自思忖的時候,德魯又道:“還有一件事,派遣到銀蘊公國的騎士團,在查探農場主獻祭一事時,發現瞭一些相關線索……”

超維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