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翼翼的掏出藏在懷裡的肉幹,偷偷開始吃瞭起來。

坐在玄世璟身後的秦瓊一副眼觀鼻,鼻觀口的狀態,看到玄世璟偷吃,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

坐在上首的李二陛下的眼睛何其尖銳,從他的視角來看,玄世璟就是那一筐茄子中的一顆白瓜,稍微一動彈,李二陛下就註意到瞭。

忍住臉上的笑意,李二陛下一聲輕咳,開口朗聲說道:“諸位愛卿,自大唐定鼎以來,一路風風雨雨,歷經坎坷,朕與諸位愛卿在這飄搖的亂世之中披荊斬棘,這才有瞭大唐今日之昌盛,非朕一人之功,諸位愛卿亦是功不可沒,在未來的日子裡,朕還是希望,諸位愛卿與朕一起,君臣同心,共同守護這來之不易的安定。”

“臣等遵旨。”文武百官齊聲拜倒。

玄世璟見眾人拜倒在地,連忙也跟著拜瞭下去,順便將手中的肉幹揣回瞭懷裡。

“這一上午的朝會,就到此吧,德義,吩咐尚食局,擺宴。”李世民吩咐道。

“諾。”德義躬身應道,隨後吩咐身旁的小黃門,讓他去尚食局傳達皇帝陛下的旨意。

大朝會的飲宴擺在瞭承天殿,無它,寬敞而已,李二陛下領著一眾文臣武將,移駕到瞭承天殿,中途特意囑咐李承乾,好好照顧玄世璟。

李承乾領著玄世璟的小手,帶著他跟在李二陛下的身後走著,玄世璟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看上去李承乾會對自己這麼好,而李泰對自己的態度卻是截然不同呢?至於其他皇子,玄世璟還沒有接觸過。

宴會上,玄世璟也被李世民安排與李承乾同桌,不過這倒方便瞭玄世璟,正好問問李承乾,看他怎麼說。

“太子殿下,為什麼魏王殿下好像很不喜歡我的樣子?”玄世璟抬著頭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李承乾。

“世璟弟弟,這個本宮也不太明白,可能,是因為明德叔叔的原因吧。”李承乾說道,隨後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接著開口:“我這個二弟,文韜武略其實並不輸於我,但是在當年那件事情上,卻有些過於狹隘瞭。”

“他對我的態度如此是因為我父親?”玄世璟問道。

“也許是吧,這事兒得從武德四年那場戰役說起,那時候父皇與竇建德十萬大軍對峙虎牢關,當時父皇手中僅有三千前鋒鐵騎,當時我跟母後還有青雀都在父皇軍中,當天晚上,父皇將我與青雀托付給明德叔叔,讓他帶領一隊人馬護送我們回長安,而我母後卻堅定的留在我父皇身邊,最後,明德叔叔帶著我和青雀,連夜趕赴長安,卻在半路遭到竇建德大軍的圍殺。當時明德叔叔與那一隊將士奮力廝殺,我跟青雀就在馬車上,明德叔叔雖然武功高強,但是雙拳難敵四手,總有照顧不周的時候,馬車被竇建德的將士包圍,臨走時,母後跟我說過,要我保護弟弟,為瞭將竇建德的士兵引開,我就自己跳下瞭馬車,明德叔叔將一邊護著我,一邊與他們對抗,我那時候清清楚楚的看到,明德叔叔身上已經受瞭很嚴重的傷,血不住的往外冒,都淌到瞭我手上。”說到此處,李承乾的手緊緊的握住酒杯,因用力過度,手指的關節都有些發白,穩瞭穩心神,李承乾繼續開口說道:“萬分緊急之下,明德叔叔的部下將我與明德叔叔圍在中間,讓我們先騎馬離開。。”

“就是因為當年我父親帶著殿下離開,而把魏王落在瞭馬車裡?”玄世璟說道。

李承乾點瞭點頭:“當時我一下車,竇建德的士兵就全部沖著我來,根本沒有再圍著馬車,所以當時他們是肯定不知道馬車裡還有青雀。明德叔叔帶著我騎著馬一路狂奔,一直到瞭晚上,才敢折返回去查看,護送我們的那一隊人已經全部陣亡,我和明德叔叔在附近的草叢裡找到瞭已經睡著的青雀。。”

“原來如此,魏王殿下心裡想必是怨恨我父親的。”玄世璟說道。

李承乾嘆瞭口氣:“這也怪不得明德叔叔,當時形式危急,他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但退一步來講青雀卻又很可憐,當時他還那麼小,獨自一人擔驚受怕,躲在草叢裡。”

玄世璟怔怔的看著李承乾,這就是歷史上那個喜怒無常,跟稱心搞背背山的那個李承乾?不是啊!眼前這個十幾歲的少年,也隻不過是一個心懷弟弟的哥哥而已啊。

“世璟弟弟,你不要怪青雀,他。。”李承乾欲言又止。

“放心吧,太子殿下,我沒有怪罪魏王殿下的意思,隻是覺得有些好奇罷瞭。”玄世璟說道,心裡卻是瞭然,原來李泰看自己不順眼是因為玄明德的原因,氣量真不咋地,怪不得李承乾丟瞭太子的位子也沒輪到他。

玄世璟正想著李泰的事情,卻聽見李二陛下在喊自己。

“世璟。”

“小臣在。”玄世璟趕緊站起來回應。

“璟兒啊,你看你過完年也四歲瞭,也到瞭進學的時候,小优视频app下载茄子在线观看,朕知道你在傢也度過一些書,但是沒有先生來教導你的話,終究難成大器,出瞭正月,你就來宮裡,讓先生考校一下你的課業,看看你是跟著承乾他們去弘文館合適,還是和雉奴一起上私塾合適,還有你所撰寫的那本標點符號使用方法朕已經同幾位德高望重的先生研究過瞭,甚是可行,算的上是大功一件,說吧,你想要什麼獎賞。”李二陛下看著玄世璟,笑著說道。

玄世璟嘿嘿一笑,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陛下要是想賞我的話,嘿嘿,不如多賞些零花錢給我啊。”

“斯文掃地,你小子是不是掉錢眼裡瞭啊。”李二陛下終於把他想跟玄世璟說的話說瞭出來:“就知道那些黃白之物,簡直,可恥。”

玄世璟的心裡已經是內牛滿面,陛下啊,拿著您口中的黃白之物狠狠的羞辱我吧,侯府窮啊。

“罷瞭罷瞭。”李二陛下擺瞭擺手,覺得自己九五之尊不值得跟個小屁孩兒慪氣,說道:“賞你銅錢五百貫,錦緞三十匹。”

“沒瞭?”玄世璟伸著脖子等著李二陛下的下文。

“嗯?還有嗎?”李二陛下笑瞇瞇的看著玄世璟。

“沒瞭,小臣謝過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玄世璟趕緊拜謝,雖說賞賜並不怎麼豐厚,但好歹看見回頭錢瞭,至於出瞭正月要到宮中進學的事情,則被玄世璟自動忽略掉瞭。

大唐第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