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不準看

秦堪的心情有些焦慮,巴紮的手臂受傷還沒有治愈的好辦法,那隻火焰貓還在城堡裡。

這是一件很糾結的事。

回到董婆婆的別墅裡,他的這種情緒被細心的蘇麗義發現瞭。

她沒有直接問秦堪有什麼心事,而是悄悄地把紫花挪到秦堪的身邊,接著,一杯香味逼人的濃茶送到瞭秦堪的手裡,又用熱毛巾幫秦堪搽瞭搽臉。

接著,她又到廚房端出一小碗山雞湯,遞給秦堪。

“喝瞭吧,熬瞭幾個小時瞭。”

秦堪這才想起,他在城堡裡已經呆瞭好幾瞭。

秦堪喝完這一晚山雞湯,心情好瞭許多。當然,這與紫花也有關系。

見秦堪的眉頭舒展開瞭,蘇麗義才微微笑瞭笑,籲瞭口氣,坐在秦堪身邊,說:“你這一覺睡得真久。”

秦堪看瞭看掛鐘,忍不住笑瞭。

他中午進房間休息的,現在是晚上六點鐘瞭。

過去,沒人管他,他進進出出很隨意,他也沒在意。但是,現在有人管他瞭,再這麼隨意就容易露馬腳。

“我一覺睡瞭這麼久?”秦堪說。

“我擔心你睡過頭瞭,所以,敲瞭你幾次門。”蘇麗義說。

秦堪笑瞭笑,說:“今後遇到這種情況,你別在意,也別敲門,我這個人隨意慣瞭,你管得太緊,我反倒會不習慣的。”

“好的,”蘇麗義說,“不過,養成好的生活習慣,對身體有好處。”

秦堪說:“我會註意的。”

蘇麗義又說:“徐老師幾個來過瞭,他們是來找你搞訓練的。我沒有告訴他們,你在傢,他們坐瞭一會就走瞭。哦,對瞭,徐老師說,他傢沒香米瞭,要你回來幫他送一袋去。”

秦堪說:“你做得對。今後,我進屋睡覺去瞭以後,誰來瞭,你都說我不在傢。你準備飯菜吧,我送香米給徐老師去。”

秦堪開車來到徐老師傢,把兩袋香米扛瞭進去,手裡還提著一些醬油佐料,第二次進屋又提瞭一籮筐蔬菜水果。

徐老師趕緊泡茶,招呼準備飯菜,他要留秦堪吃晚飯。

“不瞭,晚飯就不在這裡吃瞭,傢裡準備好瞭呢。”秦堪連坐的意思都沒有,不知為什麼,秦堪很想和蘇麗義一起吃飯。

“坐一會吧,喝杯茶再走吧。”

見留不住秦堪吃完飯,徐老師也就算瞭,他從沙發上擰起一件衣服,請秦堪坐。

“聽說瞭嗎?田徑司的兩個官員雙雙跳樓瞭。”徐老師說。

秦堪心裡一緊。

“一起跳樓?”秦堪問。

“是,手牽手。”

又開始瞭。

這次是在京城。

江湖腥風血雨又開始瞭。

同花順到底要幹什麼?

秦堪心裡又開始焦慮瞭。

黑桃2,你這是要幹什麼呀?

難道,同花順在官場上安插自己的人?

或者,他這是在逼什麼人出來?

對,他們有可能在逼同花順中的小王出來。

或者,這兩種可能都有。

徐老師拿起一張報紙,“諾,海市,也有兩個廳級幹部雙雙自殺。你說奇怪不奇怪。”

秦堪不覺得奇怪,這是同花順故意這麼做的,他是做給某些人看的。

坐瞭一會,惦記著傢裡,秦堪告辭回去瞭。一路上,秦堪都是想著這個問題,有什麼辦法能夠阻止同花順的殺戮嗎?

沒有,他想瞭很久,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快到傢門口瞭,秦堪鉆進海螺裡打瞭一個轉,他弄瞭一些蔬菜水果和海產品。

秦堪抱著一個籮筐進來瞭。

兩條大鱈魚,足有二十來斤。這個熬湯喝比較好。在海島上,他過去常年喝這個,專門有一爐火熬鱈魚,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熬,想喝瞭,隨時可以喝。

他準備要蘇麗義也這麼做。所以他弄來瞭兩條鱈魚。

籮筐裡,還有蔬菜水果,一隻肥肥的土雞,一大塊鹿肉,這都是為蘇麗義準備的,放在冰箱裡備用。

蘇麗義見這麼多東西,趕緊來幫忙,把東西一件一件收拾好,最後,冰箱滿滿的,有些東西隻好放在陽臺上。

收拾完,蘇麗義又端瞭一臉盆熱水過來,擰幹毛巾,替秦堪搽臉。

“我自己來。”秦堪有些局促,接過毛巾,自己來擦。

洗完手,蘇麗義端出飯菜,給秦堪盛瞭一碗飯。

“喝一杯葡萄酒?”蘇麗義征求秦堪的意見。

她還不清楚秦堪的生活習慣,拿著葡萄酒問。

“喝一瓶。你開兩瓶吧。”秦堪一杯酒不止癮,一般都是要一瓶的。不過,他知道,蘇麗義喝不瞭這麼多,至少,她的胃裝不瞭這麼多。

蘇麗義開瞭兩瓶葡萄酒,給秦堪倒瞭一杯。

晚上的菜仍然是四菜一湯。

石斑魚,鹿肉,苦瓜,豆角,山雞湯。

每樣都不多,剛好夠。

錢再多,也用不著浪費,這是蘇麗義持傢的宗旨。

再說,多吃不如少吃,少吃最多減幾斤肥肉,多吃瞭,對身體不好,久瞭,容易引起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

秦堪看瞭一眼蘇麗義,不錯,能夠有節制,這是很好的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都是慢慢養成的,從現在做起,要接受蘇麗義的管理,今後,活一百歲沒問題,在海島上,可以活到兩千多歲。

“鹽味合適嗎?”蘇麗義說,“我有意少放瞭一些鹽,少吃鹽,對身體有好處。”

“合適,我平日也是這個口味。”

“那就好。飯菜沒做好,你就要隨時說,我才有機會改進。”

“好的。”秦堪喝瞭口葡萄酒,看瞭一眼蘇麗義,接著說,“今後多燉鱈魚湯,魚湯吃瞭好。沒有瞭,你就跟我說,我隨時弄回來。”

“好的,吃魚比吃肉好。不過,山雞也不錯,裡面放上香菇、木耳,石花,味道和營養都不錯。”

秦堪一想也對,換著吃,生活不更加有意思嗎?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比過去秦堪一個人吃飯溫馨多瞭。

蘇麗義喝瞭一杯葡萄酒,臉上就微微變成水紅瞭,這臉色,說多美,就有多美。

秦堪多看瞭幾眼,蘇麗義似乎也覺察到瞭,很快,臉由水紅,變成瞭粉紅。

吃飯,不準看!

蘇麗義心裡說瞭一句,但她嘴裡,終究是不敢說出來。

都市小農民茄子视频懂在线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