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詭異的聲音,讓全場都膛目結舌,這是誰那麼牛叉,敢這樣對妖域至尊說話

當註意到對象是小和尚的時候,神色驟然間精彩下來,這個小和尚莫非在調戲白衣女子不成。

小和尚的戰力他們都清楚,和妖域至尊對上,不落下風,深不可測,估計是佛域的年輕至尊

妖域至尊直接就臉綠瞭,冷冽的眸子看著小和尚沉喝道:

“小禿驢,胡言亂語什麼你找死不成”

白衣女子的眼眸看瞭一眼小和尚,頗有些意味深長,她沒有開口,似乎這種事情很難影響她的心緒。

“阿彌陀佛,小僧這是為瞭你好,還希望施主不要為女色蒙蔽瞭雙眼。”

小和尚苦口婆心的勸說起來,讓妖域至尊大怒,它吼道:

“你這禿驢,在滿口胡謅,小心我要瞭你的腦袋”

“阿彌陀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域。”

小和尚淡淡道。

“你給我納命來”

妖域至尊狂暴瞭,身軀爆沖過去,舉拳砸向小和尚的腦門。

“阿彌陀佛,出傢人不與人爭鬥。”

小和尚的身形破碎,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千丈外。

妖域至尊差點氣炸瞭,小和尚壞瞭他的好事,現在還說不與人爭鬥,就沒遇到過這麼坑人的。

這天地間籠罩瞭一層恐怖波動,妖域至尊的戰鬥力狂暴,欲要誅殺小和尚,開始在這裡瘋狂爆發,打出各種攻殺大術。

小和尚非常的詭異,它一直沒有出手,身軀不斷破碎,在這方山河橫渡,不知道躲過多少襲殺。

“這小禿驢的實力好生可怕,也不知道得到誰的傳承,竟然掌握瞭不動明王式”

大黑的眼神驚疑不定。

“在佛域竟然是瞭不得的人物,估計身份和妖域至尊差不多。”

道陵也是砸瞭砸嘴。

這下真是熱鬧瞭,來瞭很多神秘人物,一個個都非常不簡單,都是為瞭至強神通而來的。

“不知道道在哪裡”

一個青年陡然站瞭出來,雙眸燃燒兩團青色火焰,震懾人心,它開口喝道:

“聽聞道掌握陰陽道石,這種寶物內蘊陰陽大道,一旦參悟就可以領會出陰陽大道的玄奧之處,我估計在場很多人都想得到”

它冷冽道:

“要知道,妖域和佛域都妄想到我們玄域來謀奪至強神通都到瞭這種關頭瞭,道竟然還私藏陰陽道石,我以你為恥啊”

這句話,引起很大的震動,神山生靈要徹底和道站在對立面嘛

“我支持這位道兄的說法,陰陽道石本是我們玄域之物,道何德何能擁有這種隗寶我勸你還是交出來,讓我們玄域的修士共同掌握”

又是一尊神山生靈站出來強勢開口。

“不錯,陰陽掌乃是至強神通,他是我們玄域的,都到瞭這個時候瞭,道你就不用私藏瞭,把陰陽道石交出來吧。”

神山一群生靈在開口,逼迫道出來,它們不懼怕妖域的生靈,來頭都不小。

“笑話,陰陽道石本就是道奪來的,你們說給你們就給你們把道看成什麼瞭”

有人在暗中開口,讓雙眸燃燒青色火焰的生靈臉色冷冽,他開口喝道:

“真是笑話,都這個時候瞭,竟然還有人給道說話,我看你真是瘋瞭,莫非你想給道開脫不成我看你和道也是一路人,莫非和妖域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不成”

“可笑之極,道在大戰妖域至尊的時候,你在哪裡為什麼不出手”

“這時候跳出來叫囂,你算什麼東西,有本事也去殺幾個妖域天驕給大傢瞧瞧”

“沒有膽子就不要嚷嚷,你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可上不瞭什麼臺面”

這聲音壓瞭過來,很多人都用冷笑的目光看著雙眸燃燒青色火焰的生靈,這些人說的不錯,道大戰妖域至尊,斃掉妖域天驕,這是大傢都有目共睹的事實

“找死的東西,在這裡混淆視聽,以為我找不到你嘛”

燃燒青色火焰的生靈在冷冽開口,一隻手掌隔空伸瞭出來,這是一尊青色爪子橫壓天地,籠罩瞭一群人,他們都是星辰學院的人,剛才氣不過給大師兄開口。

“哼,好大的口氣”

冷漠的聲音陡然間卷席天地,帶著炸雷的吼聲:

“你算哪根蔥,給老子滾”

道陵這一吼,吼動山河,天搖地動,風雲變測,毀滅氣息籠罩而來,這個青色爪子,隔空就崩開瞭,血雨漫天飛舞。

“是誰在出手,難道是道來瞭”

全場大驚之色,有人倒吸涼氣,道太可怕瞭,隔空一聲喝吼,把一尊神山生靈差點震死。

星辰學院一群人挺直瞭腰板,看到沒有大師兄來瞭,神山生靈也要飲恨

這群燃燒青色火焰的生靈,整個胳膊都爆碎瞭,它在地上打滾,眼中朦朧一層恐懼之色,差點被吼死。

“青羽”和它同行的年輕女子臉色微變,她體態妙曼,曲線起伏,冷喝道:

“道,你太過分瞭,要和我們神山開戰嘛”

“你算什麼東西”

高空聲傳來炸雷的聲音,壓的人窒息,感覺一尊天神在問話,浩浩蕩蕩的氣息素繞,威嚴無比。

“道你不要自誤,我們上古神山可不是好惹的,如果你在得寸進尺,到時候有你後悔的”

年輕女子沉喝起來,蘊含一種警告的念頭,她也沒想到一個外界的小土著,竟然那麼肆無忌憚的出手。

隔空一隻金色手掌懸浮出來,一下子扇在年輕女子的翹臀上,響亮無比。

年輕女子根本沒反應過來,感覺臀部火辣辣的劇痛,她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

全場都石化瞭,上古神山太高貴瞭,可是道竟然打瞭該族明珠的翹臀,而且在大庭廣眾之下,這也太肆無忌憚瞭。

“大師兄太猛瞭”

星辰學院的弟子愕然。

“也不知道手感怎麼樣,她可是神山的生靈,身份高貴,乃是玄域的貴人。”

“你回頭去問問大師兄吧。”

一道道目光轉移到一個笑容猥瑣的青年身上,讓他的臉頓時垮瞭下來。

這位神山的年輕女子滿臉的羞憤,她匆忙的爬瞭起來,感覺翹臀又痛又酥麻,差點站立不穩又摔倒在地上。

“你什麼你給你一個教訓,不要來惹我,我尋常不殺女人的”

年輕女子臉上的羞憤更加嚴重瞭,感覺整個臀部火辣辣的,雙腿都在發軟。

“至於你”

高空中傳出滾滾雷雲,一尊金色巨掌懸瞭下來,往渾身繚繞青色火焰的生靈抓去。

青色生靈的臉色一下子難看無比,感覺到一縷縷殺氣,他直接扭頭對金發三眼人吼道:

“三眼兄救我”

“道,你是當我不存在嘛”

金發三眼人這時候開口瞭,氣勢也恐怖下來,體內爆發金芒,如若金色閃電,劈殺天地。

它的氣息凌厲無比,如一尊天刀橫空,硬生生的抗住大手的鎮壓,要把青色生靈救下來。

“你又是什麼東西”

道陵在問話。

金發三眼人的臉色緩緩的冰冷下來,他冷漠道:

“你果然囂張,一個小土著仗著有點實力就敢和我們三眼聖族叫板,甚至殺瞭我們族內的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唧唧歪歪的作甚剛才給你機會瞭,你的豎眼不是挺厲害的,怎麼沒找到我”

道陵冷笑。

青色生靈的臉色有些驚懼,它沒想到道如此可怕,它清楚金發三眼人的神通,一般的隱藏術在他眼中如同虛設,可是它還有找到人在何處。

它非常後悔剛才跳出來開口,感覺被這個猛人盯上,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這當中,川霸和武王霸對視一眼,二人的眼神都冷笑起來,這正是他們想到的,現在金發三眼人這群人和道對上,到時候就可以坐山觀虎鬥瞭。

“哼,你不過是掌握瞭一些旁門左道,何足掛齒”

金發三眼人冷喝:

“有本事出來一戰”

“看來你們三眼族的豎眼,比一些旁門左道還不如”

道陵冷哼:

“就你也配和我一戰”

“找死,你給我滾出來”

金發三眼人徹底震怒,炸吼道,令天地巨震,古樹崩裂,亂葉飛舞。

這話音剛落下,一個影子暴掠而來,同時白衣女子也動瞭,他們兩個瞬息間爆發到陰陽洞面前。

因為這個陰陽洞已經裂開瞭,一個口子逐步放大

這一幕,全場的神情都激動下來,他們沒想到陰陽洞陡然裂開瞭,很多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殺啊”

不知道誰怒吼一聲,後面的人發狂的暴掠內部,欲要爭奪逆天造化。

這可是核心洞府,很可能存在至強神通

道陵剛闖進來,都感覺自己要升華瞭,他聞到一縷縷醉人的香氣,好似一葫蘆孕育無數歲月的老酒散發的香味。

聞瞭一口,道陵的肉體都發光,血氣翻湧,氣息都強大不少。

“天哪,這是什麼鬼東西,藥力竟然如此可怕”

道陵吃瞭一驚,眸光也掃視上去,就看到一個石坑綻放無量神輝,這個石坑有些不一樣,噴吐粗大的陰陽二氣。

以上內容由新鮮網小說頻道全網搜索轉碼

您可以點擊

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