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詩語突然打趣地說道:“大哥,是不是看上少主的妹妹瞭?”

秦凱目光快速的閃瞭閃,俊目微微圓瞪:“你不也是看上人傢少主瞭嗎?”

秦詩語對於這一點否認,她何止是看上,她,想嫁與他為妻。

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隻見過一次面的男人,就會這樣的令她癡迷。

她一定要爭取嫁入雲城的每一個機會。

秦凱看著妹妹,自然能看出妹妹心裡的想法。

他微微一笑,說道:“語兒,你若是想接近少主,可以多和她的妹妹來往,少主及其寵愛這個妹妹,對於她的心願,似乎從來不拒絕。”

秦詩語美眸轉瞭轉,這個主意似乎不錯。

兄妹二人相視一笑,很多話不言而喻。

蘇櫟去瞭隔壁的房間,看到馨兒和嶽桐梓正在聊天。

蘇櫟在門口微微駐足,看著嶽桐梓俊美的側顏,他在面對馨兒的時候,整個人都溫軟瞭下來。

蘇櫟相信,這樣的溫和的人,是能夠給馨兒帶來幸福的。

他偶爾看見爹爹的指尖會輕輕的劃過娘親絕美的臉頰,娘親的神色,也會整個人都變得溫柔下來。

那一應該是一種深深的愛意吧!

蘇櫟嘴角微微一勾,看向屋裡說話的兩人。

“馨兒,嶽大哥,我們回去吧!”蘇櫟站在門口喊道。

嶽桐梓一聽,帶著馨兒往外走。

“大哥,我去給翊兒那燒雞,一會去馬車那找你們。”馨兒對著蘇櫟俏皮一笑。

蘇櫟的目光,微微柔軟瞭幾分。

“嗯,拿三隻,娘親說今晚給我們做宵夜吃,翊兒那肚量,他一個人就能吃一隻。”

“嗯!”馨兒快速的點瞭點頭,拉著一旁的嶽桐梓。

“嶽哥哥,你陪馨兒去吧!”

嶽桐梓點瞭點頭,對於她的訴求,他從來不拒絕。

蘇櫟看著他們二人離去的背影,搖瞭搖頭。

馨兒守著嶽大哥,嶽大哥將自己的心藏起來。

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那顆被他隱藏的心才會浮現水面。

其實,他是真的覺得嶽大哥不錯。

銀子,他蘇櫟有的是,可是,又用得瞭多少。

這些身外之物,他從來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他的傢人給他帶來的溫暖,讓他的心找到瞭一個歸宿。

蘇櫟緩緩下樓去,在出門的時候,蘇櫟偏左邊走,視線被遮擋,突然與迎面走來的女子碰在一起。

“啊!”女子瞬間栽倒在地。

“小姐。”小玲著急的去扶自傢小姐。

蘇櫟看到又是南宮黎,俊目中燃燒著一團火焰,可看到南宮黎那人仰馬翻的樣子,那團火焰瞬間變成一抹邪惡的笑意。

他略帶幾分玩味地問道:“怎麼又是你?”

這淡淡的話語,帶著一股涼颼颼的感覺。

南宮黎聽到蘇櫟的聲音,心裡也是微微一顫。

她緩緩從地上爬起來,有些欲哭無淚。

剛才的樣子,丟人死瞭。

好不容易碰到他一次,卻都次撞在人傢胸口上。

南宮黎摸著生疼的額頭,心裡不由得心生埋怨:“你那是肉長的嗎?就跟個鐵塊似得,能把人撞飛。”

“噗嗤!”蘇櫟看著她埋怨的樣子忍不住笑瞭起來。

心情莫名的覺得大好。

聲音更是爽朗迷人:“隻怪你自己不長眼睛。”

冥婚,棄婦娘親之傢有三寶麻豆传媒mds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