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片刻之間,發生瞭幾件事,對眾人的沖擊太大。

先是得知劍神大人出現,後又得知白衣女子和冷酷少年的身份。

如今,那兩個被擒拿的信使,已經是心如死灰,滿腔絕望。

而幻日宗主與九位長老們,體驗到瞭從地獄到天堂的感覺,如夢如幻、還有些難以置信。

事到如今,他們倒是不再懷疑什麼瞭。

濃濃的激動與驚喜之情,充斥著他們的腦海,讓他們喜形於色,眉笑顏開。

不過,白衣女子望著幻日宗主,語氣平靜地道:“既然沒什麼疑問,那就該你們拿出誠意瞭。”

“呃?”幻日宗主愣瞭一下。

猜到白衣女子和冷酷少年的身份後,他和幾位長老的態度,明顯變得恭敬瞭許多。

開玩笑,那可是劍神大人的夫人與兒子啊!

若是不表現的恭順點,給劍神夫人和小劍神留下不好的印象,那可就完蛋瞭。

見幻日宗主沒反應過來,被眾人默認為‘小劍神’的紀無恨,語氣漠然的說出瞭三個字。

“投名狀!”

這次幻日宗主和幾位長老聽懂瞭,終於明白瞭白衣女子的意思。

眾人都望向兩名被擒的信使,露出瞭冷冽、凌厲的目光。

兩位信使也不傻,聽懂瞭紀無恨的意思,便意識到死期已至。

兩人拼瞭命的掙紮,嘴巴不能說話,就釋放出神魂傳音,對眾人破口大罵。

“幻日宗的蠢貨們,你們一定會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天宇神王一定會為我們報仇的!”

“你這該死的賤婢,你死不足惜,天宇神王和十萬將士們,定會將你們全傢都千刀萬剮!!”

聽到兩位信使辱罵白衣女子,這次不等紀無恨出聲,幻日宗主和幾位長老都滿腔憤慨,厲聲呵斥起來。

“你們兩個畜生,竟敢辱罵夫……這位信使大人,本座現在就殺瞭你們!”

“無禮的混蛋,休得對這位大人不敬!”

幻日宗主和幾位長老猜到瞭白衣女子的身份,但對方沒有點明,他們又不能說破。

所以,就出現瞭‘這位信使大人’這種怪異的詞匯。

幻日宗主已經下定決心要投靠劍神,也不願讓兩個信使再胡言亂語,冒犯劍神夫人和小劍神。

於是,他開口呵斥之後,便果斷揮掌劈出兩道刀光,幹脆利落的斬殺瞭兩個信使。

“唰!唰!”

劍光閃過,那兩個信使的頭顱被劈成兩半,神格也直接崩潰。

鮮血迸濺出來,即將灑落大地。

六長老是位心思細膩的中年女子,在幻日宗一向以寬厚、溫柔著稱。

眼看兩位信使被殺,鮮血迸濺的場面,她連忙施法打出一道金光,將那兩蓬鮮血收瞭起來,以免濺到劍神夫人和小劍神。

哪怕劍神夫人和小劍神沒那麼嬌氣,也未必會在乎衣袍染血。

但這種事真的發生瞭,還是不太美觀。

六長老的這個小小舉動,果然引起瞭劍神夫人的註意,扭頭打量瞭她一眼,清澈如明月的雙眸中,閃過一抹溫和。

很顯然,劍神夫人對六長老的細心和周到,有點欣賞的意思。

幻日宗主和幾位長老看到這一幕,都暗自高興。

七、八、九三位長老,也都頗為羨慕。

還是六姐厲害,咱們第一次見到劍神夫人,她就能得到劍神夫人的肯定,太棒瞭!

很快,四位長老把兩個信使和十名護衛的屍體收起來,帶出大殿去處理。

之所以沒有讓護衛們進來,而是長老們親自處理,就是出於保密。

另有兩位長老留下來打掃戰場,修復破損的神宮。

幻日宗主和大長老等人,親自陪同劍神夫人和小劍神,悄然離開議事大殿,前往十分隱蔽的地宮。

畢竟,議事大殿一片狼藉,實在不適合招待對方,以及商議大事。

……

眾人進入地宮之後,在一間燈火通明、纖塵不染的密室中落座。

這裡既沒有護衛,也沒有仆從和侍女,可謂是絕密之地。

既然沒有外人在場,眾人商議機密大事,也不用再遮遮掩掩,可以大大方方地說出來瞭。

幻日宗主和三位長老,恭恭敬敬地行禮,正式拜見劍神夫人和紀無恨。

六長老臨時充當侍女,小心翼翼的斥候劍神夫人和紀無恨,為他們斟茶、獻上果品。

一番簡單的寒暄過後,幻日宗主問出瞭眾人最關心的問題。

“信使大人,既然您能在今夜進入本門的領地,且及時地幫我們解圍,那您一定是提前瞭解情況,知道本門的處境。

您和劍神大人應該已經知道瞭,本門一直保持中立,沒有效忠天宇神王。

得知劍神大人將至,定會拯救蒼天大陸的消息,本門便日夜期盼著……

屬下鬥膽詢問,不知劍神大人如今身在何方?是不是已經來到蒼天大陸瞭?”

這個問題非常關鍵。

因為,幻日宗主和幾位長老都惦記著一件事。

那兩個信使臨死前說過,南風戰帥已經帶著一萬精銳將士,朝著幻日宗趕來。

最遲兩天之內,南風戰帥就會發起進攻。

若是沒有劍神相助,恐怕幻日宗堅持不瞭多久。

白衣女子,也就是劍神夫人,正是雲瑤。

她猜到幻日宗主等人,肯定滿腔憂慮,十分焦急。

為瞭讓眾人寬心,她便語氣篤定的答道:“劍神大人早已來到蒼天大陸,且開始瞭計劃和行動,打探瞭蒼天大陸的情況。

幻日宗和另外幾傢氏族、勢力的心意,對抗天宇神王的決心,劍神大人都已知曉。

雖然,劍神大人正在急速趕來,但還需要兩天時間。

為瞭讓諸位安心,劍神大人才派我們提前趕到,將這個消息告知諸位。”

聽到劍神正在急速趕來,且兩天內就能抵達,幻日宗主和幾位長老才露出如釋重負之色,心頭的大石總算落下。

盡管,聽劍神夫人的語氣,劍神是獨自趕來支援的。

但幻日宗主和幾位長老們,都對劍神的強大實力,有著近乎盲目的信心。

在他們眼中,哪怕劍神獨自一人,也可抵擋南風戰帥與萬人大軍!

當然,這也不是盲目信任和崇拜,而是經過考驗的事實。

劍神統一昊天大陸和輪回島的過程,以及那些赫赫戰績,眾人都聽說過。

劍破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