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們搞出來的,是您搞出來的。

暗夜之狼的答案讓阿克佩伊極度不滿!

“你們這是要把我往死裡坑啊!”阿克佩伊說道,他弄清瞭這其中緣由,然後狠狠的皺瞭皺眉頭!

現在,這群魂鬥士們歸他來指揮,而他們恰恰又把巴托梅烏港給炸瞭,甚至還要派人去襲擊華夏勞工,這些黑鍋,一口一口的全部都扣到瞭阿克佩伊的後背上瞭!

這種事情,就算是長一千張嘴,也別想解釋清楚!根本沒有人會相信他的!

“這並沒有什麼特別要緊的,畢竟,您和他們之間總要有一場決戰的,而我們的出手,無疑是把這一場決戰給提前瞭,這是好事,不是嗎?”

這暗夜之狼說著,看瞭阿克佩伊一眼。

“那你告訴我,我現在該怎麼辦?”阿克佩伊反問。

在這個叛軍首領看來,現在根本不是決戰的時候!

此時的他根本不知道,蘇銳和他之間的距離已經被越拉越近瞭。

“我不知道您該怎麼辦,我想,您應該來命令我們,而不是我們來給您提供建議。”暗夜之狼說道。

阿克佩伊面對這傢夥,有種一拳頭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覺。

油鹽不進啊。

“襲擊巴托梅烏港會徹底激怒蘇銳的,我雖然要和他決戰,但是,這場戰役絕對不該發生在現在。”停頓瞭一下,阿克佩伊很是有些不爽的說道,“因為……我還沒準備好。”

確實,他還沒準備好,主力部隊都還在邊境跟那一支由華夏人所組成的特種部隊周旋著呢,上萬人卻幹不掉幾百人,反而被他們不斷牽著鼻子走,這種感覺可真是差到瞭極點。

“現在呢?你有我們,而他隻有一個人。”暗夜之狼淡淡的回答:“你怕什麼?”

這哪裡像是下屬和上司對話的樣子。

“可是,你們能聽我全權指揮嗎?嘴上說說而已,還真的以為我會相信?”阿克佩伊冷笑道:“或者,等到瞭關鍵時刻,就把我推出去瞭吧。”

阿克佩伊看的很清楚,現在的他可不是什麼領導者,而更近似於一個被扣押著的人質。

這個代號為暗夜之狼的魂鬥士也嘲諷的冷笑瞭兩聲:“如果你非要這樣想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來說服你,但是我必須提醒你,想要幹掉蘇銳,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瞭,他就在巴托梅烏港,距離你很近,殺過去,一通火力覆蓋,一切就宣告結束瞭。”

聽瞭這話,阿克佩伊卻搖瞭搖頭:“告訴我,你的主子到底是誰?”

“我的主子是誰,你遠沒有資格知道。”暗夜之狼再次舉起突擊步槍,頂在瞭阿克佩伊的胸口,“我希望,這是你最後一次問出類似的問題。”

阿克佩伊嘆瞭一聲:“你看,一提到這件事情,你就非常激動,看來你的主子還真不是什麼好惹的。”

“知道就好。”暗夜之狼淡淡說道,“現在,你做決定的時候到瞭。”

…………

其實,不用阿克佩伊做決定,蘇銳就已經幫他把決定給做好瞭。

蘇銳是不知道這個叛軍首領就在附近的,他隻知道,自己要團滅暗夜之狼!

他駕駛的車子開始緩緩提速瞭,很快,蜜拉貝兒便發覺,周圍的風景開始變成瞭光影,從兩側迅速倒飛而過。

二十分鐘後,他們已經接近瞭之前酒店的大門口瞭。

區區一百多米的距離,哪怕是不用望遠鏡,也已經能看得很清楚瞭。

蜜拉貝兒對蘇銳說道:“我們現在要動手嗎?”

蘇銳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瞇著眼睛看瞭看,說道:“少說來瞭兩百號人,絕對的大手筆。”

能夠動員兩百多人的武裝力量,而到現在當地政府都沒有采取任何的措施,任由他們在此地興風作浪,可見普勒尼亞的行政效率已經低到瞭何種程度瞭。

蘇銳雖然人在氣頭上,但是並沒有被憤怒給沖昏頭腦,他猛地一打方向盤,然後便朝著側面繞瞭過去。

而這時候,那支由魂鬥士所組成的隊伍也開始緩緩開動起來瞭。

阿克佩伊終於下定瞭決心,要和蘇銳正面懟一次。

嗯,以兩百多比一,貌似數量上還挺占優勢的。

蘇銳並不是阿克佩伊一定要幹掉的目標,因為死瞭一個蘇銳,華夏還會再安排其他人過來,以叛軍的能力,是絕對不可能和華夏這種大國進行持續性對抗的!

但是,阿克佩伊總會想起在首都多馬納齊總統府前被蘇銳支配的恐懼。

那種體驗,他再也不想來第二次瞭。

隻是,以這些魂鬥士的能力,能趁機幹掉蘇銳嗎?

阿克佩伊的心裡面真的沒有底,可是,行不行動,已經完全不是由他來說瞭算瞭。

他畢竟是個人質,不可能真的把自己當成領導者。

阿克佩伊相信,如果自己拒絕瞭暗夜之狼的提議,那麼對方肯定會毫不留情的對他射出奪命的子彈的!

這些魂鬥士可不是善茬!

那個站在他們背後的白發男人,和阿克佩伊的出發點是不一樣的。阿克佩伊要的是打敗普勒尼亞當局政府,而那白發男人要的隻是蘇銳的命。

“去巴托梅烏港,把蘇銳給堵在那裡。”阿克佩伊說道。

他不得已才下瞭這樣的命令。

“唉,如果把蘇銳幹掉瞭,華夏失去瞭這一員猛將,會不會更加發瘋?會不會把更多的怒火給傾瀉過來?”阿克佩伊搖瞭搖頭。

他擔心很多事情,可是,眼下的情形已經容不得多想瞭。

說不定,他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瞭。

人生,就是這麼一件操蛋的事情,有些時候,甚至連自己的生命都不在掌控之中。

哪怕阿克佩伊是叛軍的首領,此時此刻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這個所謂的“將軍”當的,還不如一個底層小兵自在。

可是,這個阿克佩伊和暗夜之狼都不知道,有一輛車已經兜瞭個圈子,然後緩緩的跟在瞭他們車隊的正後方……就像是黑夜中的幽靈,滿滿都是鬼魅的感覺。

“兩百來號人,隻要我們被發現瞭,那麼在遠程攻擊上,將不具有任何的優勢。”蜜拉貝兒說道。

她看的很透徹……即便兩人的身手再高,被團滅的風險也是很大的。

“所以,隻有讓他們停下來瞭。”

說著,蘇銳看向瞭蜜拉貝兒:“現在,你的那六個超級保鏢可以發揮作用瞭。”

蜜拉貝兒點瞭點頭,隨後對著領口說道:“把路給攔住。”

在她的領口處,有著一個紐扣一樣的通訊器,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還真的很難發現。

蘇銳一直不知道那六個人究竟去瞭哪裡,但是,他可以確定,這幾個人絕對不可能把蜜拉貝兒置於不顧的。

而且,蘇銳雖然還在氣頭上,但也有心去探尋一下這些亞特蘭蒂斯成員的真正戰鬥力。

魂鬥士的車隊正在朝前方開著,可是,迎面忽然亮起瞭強烈的遠光燈!

四盞燈,兩輛車!

這刺眼的大燈在黑夜驟然亮起,白茫茫的一片,讓對面的人完全看不清楚前面的道路瞭!

這時候,那兩輛大貨車竟然絲毫不減速,反而直接加速朝著魂鬥士的車隊撞過來!

這可確實是夠兇狠的,由於速度足夠快,不過是短短的十幾秒鐘而已,這兩輛沉重的大貨車就像是炮彈一樣,和魂鬥士的車隊發生瞭最兇狠的接觸!

魂鬥士的司機瘋狂的按著喇叭,有些魂鬥士已經掏出槍,準備對大卡車射擊瞭,可他們都還沒來得及射出子彈呢,撞擊就發生瞭!

雙方的噸位差距太大瞭,此刻一相撞,那些魂鬥士隻有聽天由命的份兒瞭!

砰!

第一輛越野車直接就被頂飛瞭,簡直毫無抵抗能力!

畢竟,此時那兩輛大貨車的時速都在一百二十公裡以上!

這簡直像是出膛的炮彈一樣,一路撞過來,幾乎是輕輕松松就完成瞭清場!

兩輛大貨車威武無邊,至少撞飛瞭七八輛車!其中還有兩輛是卡車,裡面滿是魂鬥士成員!

黃金傢族的超級保鏢們確實相當可以,不僅身手高強,而且對於臨場戰術的選擇也是頭腦清醒,這兩輛大貨車看似不起眼,但是卻發揮出瞭最大化的效果!

在這種程度的撞擊之下,車內的人基本上活不瞭!更別提那些從兩輛卡車上翻下來的魂鬥士成員瞭!

他們其中有不少人都被大貨車碾壓瞭!沒錯,活活碾壓死!

現場一片血腥!

那兩輛大貨車在把魂鬥士的車隊給撞得人仰馬翻之後,也終於開始減速瞭。

兩個人影分別從兩輛車的駕駛座中飛身而出!

由於貨車駕駛座的位置很高,再加上他們的身手極強,因此在剛剛的強烈撞擊中,這兩個超級保鏢並沒有後受多大的傷!

“幹得漂亮!”蘇銳揮拳,然後停下瞭車,倚靠著車門,端起突擊步槍,開始射擊瞭!

砰砰砰!

蘇銳槍口的火光連續閃爍,每閃爍一下,就帶走一條魂鬥士的人命!

蜜拉貝兒也跟著下車射擊瞭,她倒是比較聰明,基本上都在往汽車的油箱處射擊!

基本上三四槍就能讓一輛車發生爆炸,熊熊燃燒!裡面的人隻有被炸死燒死的份兒!

————————

PS:第三更,大傢晚安。

超級護花天王菠萝蜜我app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