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羅,他又來瞭!”

當天晚上,洛杉磯本地的《好萊塢日報》客戶端發佈瞭一條消息,宣佈羅誠的新專輯宣傳之旅正式開始瞭。

團隊早就聯系好的媒體開始發力,一條條消息發瞭出來。

“去年登上排行版的第二位,新專輯是否能夠登頂?”

“還記得sugar嘛?還記得thinking out loud嗎?比它們更好聽的新歌來瞭!”

“華夏羅抵達洛杉磯,今晚將舉行第一場小型新歌發佈會。”

……

趕場似得拍完瞭愛娜的音樂世界,當天晚上羅誠一行人就到瞭經紀人團隊準備好的小型劇場,舉辦瞭第一場粉絲見面會,然後在舞臺上激情四射的演唱瞭《wheniwasyourman》,《lockedoutofheaven》和《moveslikejagger》,以及另外三首並不是出自孫鵬之手的新歌,頓時點燃瞭能容納兩百餘人的劇場!

一周時間,四場音樂見面會,三個電臺節目,兩個電視音樂節目。

接下來的兩天,孫鵬的另外兩首歌《allofme》和《i‘m yours》也紛紛亮相,驚艷瞭所有第一次聽的人們。甚至就連羅誠和陳菲菲合唱的一首《justgivemeareason》,也在羅誠現場,陳菲菲錄音的情況露臉瞭。

首首經典,曲曲勾人。

羅誠的行程安排的就像一個連軸轉的馬達,根本就沒有一刻停下來的時候。而且隨著新歌引起越來越多粉絲的註意,更多的節目開始向羅誠的經紀人發來邀請,等待他的將是更為密集的行程。

正值開拓市場的時候,羅誠他們沒法拒絕。

而且這也是因為上一張專輯引發的轟動效應,讓羅誠一躍稱為在歐美最著名的華夏歌手,sugar等歌曲現在還在大多數人的歌單裡面。所以當華夏天網帶著美國人無法拒絕的新歌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不可能還是去年的待遇瞭……

……

“啪啪!”

“來來,諸位先聚一下!”

拍瞭兩下巴掌,孫鵬大聲的把周圍的人們給招呼到瞭一起,然後笑著大聲道:“兄弟們,今天咱們就要開始玩瞭,首先有些事兒還是要提前說一下!”

“開始玩瞭?”

聽到孫鵬的這句話,葉星和廖晨他們面面相覷,同時都笑瞭起來。

沒錯,就是玩!

在他們眼裡這是一次機會,能夠和喜歡的武俠小說作傢一起合作,將來說不定還能參與拍攝一部武俠電影的機會。但是在這位孫鵬孫先生的嘴裡,似乎總是把事情說的很輕松,好像一點都不在意成敗似得。

問題是,真的是這樣麼?

不管是瞭解甚多的葉星和廖晨,還是剛剛加入的孟令軍、唐勝和侯志成,恐怕誰都不相信孫鵬所說的話。別的先不說,看看旁邊的兩位從蘭花雜劇團請來的吊鋼絲高手,再瞧瞧旁邊正在擺弄攝影機的攝影師,還有不遠處一位道具師,你會覺得這隻是玩玩?

請的這些人,都是要花真金白銀的好不好?

別的先不用多說,葉星他們剛才跟攝像師聊過,別看他隻有三十多歲,絕對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人傢孫鵬直接給他們開出瞭一個月八萬的價錢!而且除瞭攝像機之外的那些設備,但凡需要的都是另外掏租金的!

不過聽到孫鵬這句話之後,大傢哈哈一笑,心情也都放松瞭下來。

說是玩玩,其實也不算錯。

沒有任何的預期目標,也沒有任何的嚴格要求,大傢就是一起研究所謂的新派動作設計和電影拍攝,最後拍個幾分鐘的短片出來,對於葉星這些喜歡武術的年輕人們來說,和玩也差不多嘛!

在所有的註視下,孫鵬從自己包裡掏出瞭一摞文件,然後給所有人都分別發瞭一份:“兄弟們,這是我們的一個簡單合同和你們各一份保險單子,大傢先看一看……我先聲明啊,這份合同幾乎沒有什麼約束,主要是因為咱們畢竟玩的是有點兒難度的動作,恐怕會有受傷的危險,所以提前做好準備而已。”

“合同?受傷?”

眾人心頭一凜,表情都鄭重瞭起來。

其他人如攝像師和道具師也就罷瞭,但是葉星他們幾個可是要真人上陣的。而且想想就知道,孫鵬要玩的肯定不是武術套路,說不定要玩真的,而且再加上很多地方要用鋼絲……

沒有多話,大傢接過合同認真翻看瞭起來。

看著大傢安靜的翻看合同,孫鵬滿意的點瞭點頭。或許是出於一個外科醫師的習慣,他對於意外是極力避免,但是一定要提前準備好。所以在二姐的幫助下,孫鵬擬定瞭這一份短期合同,規定瞭一系列的權利和義務。比如說因為這次是孫鵬組織的事情,所以除瞭專業人士之外,他給葉星等每個參與的人都準備瞭一份報酬,每天一千塊……不高也不算低。

當然合同之外,還有一份保險合同。

因為要從事的是比較危險的行為,所以保險的費用很高,但是為瞭避免萬一意外後的扯淡,孫鵬還是下血本砸瞭出去。上輩子當外科醫生的時候,他見的意外還少麼?所以哪怕保險費很高,孫鵬還是給每人買瞭一千萬的意外保障。

條款很合理,他相信大傢沒理由反對。

不過廖晨還是讓孫鵬有些意外,這小子隻是掃瞭幾眼就抬頭笑道:“孫老師,還是您考慮的周到……我沒意見!”

“我也沒意見!”

葉星隨聲附和,認真的說道:“您帶筆瞭嗎?我現在就可以簽瞭。”

對於孫鵬來說很重要的事情,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算事兒……不就是吊著鋼絲練武麼?有什麼大不瞭的?平時練功的時候小傷小病誰當過回事兒?

“不急,不急!”

翻瞭個白眼,孫鵬無奈的說道:“合同無小事,你們都拿回去好好看看,明天咱們再簽也不遲!咱們今天主要是集中起來見一面,然後和李師傅他們商量一下如何架設鋼絲支架……”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就在這個時候,廖晨的手機突然響瞭起來。超越樂隊李悅的聲音在空曠的廠房裡格外響亮,讓他頓時一個激靈!

“哈哈,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撓瞭撓頭,廖晨趕緊接通瞭手機:“喂,舅舅,您到瞭嗎?”

……

“好的,您稍等一下,我馬上出去!”

掛瞭電話之後,廖晨興奮的說道:“孫老師,我舅舅他們到瞭,我出去接他們一下。”

不一會兒廖晨帶著一個五十出頭的中年男人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走瞭進來,連忙給孫鵬介紹道:“孫老師,這位是我舅舅周明,這是我表哥周天天……舅舅,這位就是孫鵬孫老師!”

“哎喲,久仰孫老師大名,真是幸會幸會!”

外甥的話音一落,周明趕緊就上來握手寒暄。

“您好,麻煩您瞭。”

孫鵬和對方握瞭握手,也客氣瞭兩句。

一番寒暄之後,孫鵬也不浪費時間瞭,直接就又拿出瞭幾張圖紙出來:“周叔叔,您看看這幾張圖,就是我想要搭建的一個簡單的攝影棚!”

“唔……我先看看。”

接過圖紙看瞭幾眼,周明的眉頭頓時皺瞭起來,有些不解的問道:“孫先生,這圖紙……似乎主要就是一些高大的架子和梯子之類的東西,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呵呵,其實就是個貨倉!”

瞇眼笑瞭笑,孫鵬解釋道:“不過不是現代的貨倉,而是一百多年前的貨倉,裡面除瞭粗大的架子和梯子之外,基本上都是一些麻包之類的東西。所以除瞭建造一個全木頭的大空間之外,我還想請您幫忙準備這些梯子和麻包之類的東西,我們的道具師會給您幫忙的!”

“貨倉啊……”

一邊摸瞭摸下巴,周明一邊暗暗撇瞭撇嘴。

一百多年前的貨倉?

別看圖紙簡單的要命,但是這麼大的地方真要用木頭搭起來,沒二三十萬搞不定,花這麼多錢就為瞭拍一個短片?

錢多燒的啊這是!

筆下的另一個世界